畜牧业发展如何突围“两大困境”? ——访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畜牧科学研究院院长蒋小松
栏目:人代會聲音 發布時間:2021-03-08
分享到:

“畜牧業是國民經濟基礎産業,更是民生保障産業。畜禽種業是現代畜牧業發展的基礎和先導。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畜禽種業發展取得了積極成效,良繁體系日趨完善。但種豬、白羽肉雞、優質種牛精液和胚胎等我國畜禽良種核心種源依賴進口的局面依然沒有得到明顯改觀。”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畜牧科學研究院院長蔣小松說,當前我國畜牧業發展主要面臨兩大困境,一是畜禽種業,二是養殖業用地。



蒋小松认为,我国缺乏完善的管理体系和政策措施,严重制约了畜禽种业的规范化发展。由于法规的缺位,相关研发者、生产者、经营者、使用者等从业群体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政府、研发機構和企业不能形成稳固的创新合力和发展动力,导致畜禽种业产业化水平提升和竞争实力提高进展十分缓慢。

同时,育种创新支撑薄弱,体制机制尚待完善。由于在育种科研组织模式、科技成果评价体系与转移转化机制上长期缺乏可操作性的统筹管理办法,在国家财政对畜禽育种总体支持力度偏弱的情况下,科技資源配置严重不合理,科研力量极其分散,研发内容不可避免地出现低水平重复,而协同创新使各方利益和成果难以有效得到保障,育种材料、共性技术成果不能有效交流共享,严重制约优异种质資源的保护和挖掘利用。

此外,我国对畜禽种业创新发展的政策支持和公共服务体系还很不健全。目前,对畜禽育种创新人才激励、金融服务、信息平台建设等政策扶持上缺乏硬性规定和配套措施,难以激发创新活力,导致育种企业的基础資源、技术储备和创新人才等严重不足。同时,由于制度的不完善,知识产权确权、运用和保护力度还十分薄弱,严重制约畜禽育种的良性发展,育种企业实力总体不强。

如何突圍?蔣小松建議,國務院組織開展調查研究,盡快盡早出台《畜禽種業促進條例》,明確畜禽育種發展的相關管理體制、總體目標、指導方針、發展規劃、功能定位、職責職能、投入保障、評價體系和監管措施等方面的內容。從國家層面進一步建立健全畜禽種業發展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促進我國畜禽育種的科學規範和可持續發展。

蒋小松说,通过规范管理和完善政策措施,提升畜禽种业地位,加快提高行业集中度和创新合力,形成自主创新体系,推动种业公司向育、繁、推一体化方向发展,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畜禽育种跨国领航企业集团和研发中心,抢占种业创新制高点,全面参与全球畜禽資源的配置,推进我国由畜産品生产和消费大国向畜禽种业强国迈进,尽早实现“中国畜禽”主要用“中国种”的目标。

“毋庸置疑,土地則是畜禽養殖和畜牧業發展的重要生産資料。但由于受養殖用地諸多條件的限制,嚴重影響了畜牧業的平穩健康發展。”蔣小松說,調查發現,當前養殖業用地主要存在三個亟待解決的難題。

首先,養殖用地保障難。雖然現行養殖用地政策允許使用一般性耕地,但受城市建設和工業用地擠壓,一般性耕地幾近不存在,養殖用地仍然一地難求。

其次,种养业用地人为割离。受现行基本农田不得用于建设养殖场限制,种植、养殖基地各在一边,增加了种养结合难度和粪污資源化利用还田的成本,甚至造成环境污染隐患,威胁到农业农村的可持续发展。

最後,現行養殖用地政策不穩。養殖業主擔心隨時被關停或拆遷,不願在基礎設施改善和設備升級方面再投入,阻礙了養殖新技術、新工藝的應用,導致疾病防控、疫情阻斷等生物安全防護能力難以系統性提高,畜牧業波動頻繁、波幅大,轉型升級步伐緩慢,難以實現高質量發展。

在保障糧食安全的前提下,養殖用地難題該如何破解?蔣小松建議,在國家層面建立基本養殖用地保障制度。

一是科学确定基本养殖用地规模。依据一定时期我国人口和社会经济发展对畜産品需求,有科学依据地确定基本养殖用地数量,以保障肉蛋奶等重要畜産品基本供给。基本养殖用地包括:农区畜禽养殖直接生产设施用地、牧区永久性放牧地(草原)及其关联的必要辅助附属设施用地等。

二是合理布局畜禽養殖場(基地)。根據環境容量和土地承載力,統籌考慮種植業、養殖業發展空間,合理進行畜禽養殖場(基地)的空間布局,以促進養殖業與種植業有機高效結合和農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在基本農田區,按照“以地定畜、以畜肥地”的原則,科學配置集約高效基本養殖用地,實現畜禽糞肥就地就近低成本還田利用,以種帶養、以養促種。

三是建立基本養殖用地管理制度。基本養殖用地與基本農田在保障人民基本口糧與肉蛋奶等重要食品方面具同等重要作用,有必要參照永久基本農田管理模式建立系統化的基本養殖用地管理制度,采取行政、法律、經濟、技術等綜合手段,加強管理,以實現基本養殖用地的質量、數量、生態等全方面管護,並在法規層面保證基本養殖用地不得用作他用。

作者: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 张林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