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字号”农産品 将从这里卖向全球
栏目:信息聯播 發布時間:2021-04-07
分享到:



成都豐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廠區,技術負責人在培植房巡查蟹味菇長勢。

“就是這裏了。”4月1日,站在成都國際鐵路港的站台上,成都青白江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徐國一次又一次確認發車儀式的細節。9日,四川發往烏茲別克斯坦的首趟茶葉專列將從這裏啓程,5天後抵達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幹。

除了“首趟”,徐国谨慎的原因还在于,前不久,这里刚被赋予引领“川字号”农産品出口的新角色——设立中国(成都)国际农産品加工产业园。这个正在建设的园区,将成为四川农産品销往国外的集散地和始发站。

1

無奈借船出海

以中小訂單爲主,多依靠省外轉運

“這是頭一回,可不能在質量上出問題。”4月1日一早,四川省百嶽茶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薛毅核對完發車時間後,又請來質檢人員,對即將裝櫃的茶葉進行抽檢。4月9日當天啓程的首趟班列上,就有這家公司發出的320噸茶葉。

2018年,宜賓人薛毅在樂山夾江縣創業。3年來,銷往國外的茶葉全部經由省外口岸轉運,“從西安發過車皮,從北海走過海運。”

为何不从产地到终端消费市场“点对点”发货?答案藏在四川农産品出口的特点中——以中小体量订单为主。如果没有外力的整合,这种“小、散”很难吸引交通运输部门开设国际货运专线。

“和工业品相比,农産品外贸利润空间没那么高,相关企业对运费承受能力也比较低。出路只有把量做上去。”四川华通柠檬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俊峰说,自己做了多年外贸,发往欧洲市场的柠檬也多半是和其他工业领域外贸企业“拼单”。

其实,“川字号”农産品外销规模并不小,并且还有较大成长空间。

“我们的农産品种类全、质量好,具有很强的外贸竞争力。”农业农村厅绿色食品发展中心主任闫志农介绍,去年签署的《中欧地理标志协定》于今年3月1日生效,列入受欧盟保护的四川农産品就有27个,位居各省第一,眉山泡菜、安岳柠檬等均已征服极为严苛的欧洲市场。

以茶爲例,作爲全國茶葉産量第一大省,去年前10個月全省茶産量(幹葉)達到11萬噸,至少三分之一銷往國外,但從成都海關出口的只有3279噸,僅爲省外轉運量的一成。

2

急需補齊短板

建全川农産品“卖全球”的集散地

四川急需一个本土的农産品“自贸区”,作为外销集散地和平台,并带领“川字号”农産品转型升级。

這個“自貿區”建在哪裏?“有先天條件和優勢的,只有青白江。”農業農村廳合作交流處處長蔡軍軍說,硬件方面,青白江區擁有國際鐵路港樞紐、口岸,僅物流集散、冷鏈配送、倉儲服務和供應鏈基地就有158個;軟件上,成都青白江鐵路港片區本身就是中國(四川)自由貿易試驗區的一部分,擁有成熟的外貿配套和服務體系。

“所以,‘自贸区’很大程度上是在已有基础上提档升级。”蔡军军说,初步的设想是,依托成都国际铁路港,配备农産品进出口大宗交易功能、检验检测功能,配齐农産品电子商务機構、结算中心、农産品期货信息发布平台等,最终建成农産品自贸中心。

想要让“川字号”农産品“卖全球”,这些还不够。

“和工业一样,农産品的外贸也需要多地协作。”省委农办相关负责人认为,从区域布局角度来看,想把农産品“自贸区”做大,首先布局就不能小。

按照這個思路,具有口岸優勢的青白江區和鄰近的農業主産區彭州市被列爲核心區,新都區、金堂縣、郫都區、簡陽市則作爲配套區。

其次,布局项目要精准。“最重要的,是包括冷链物流在内的加工体系。这是四川的短板。”省农産品流通协会相关负责人坦言,想要把农産品卖得更好,集散地之外,农産品“自贸区”还应是加工地。正因如此,最终提交给农业农村部审核的方案,农産品“自贸区”的名称成了中国(成都)国际农産品加工产业园。

在園區功能區劃布局上,加工領域“補短板”思路體現得更爲具體。

徐國介紹,加工産業園的總體規劃是“一心兩園一區”——進出口貿易中心、臨港物流園、加工産業園、標准化生産示範區。位于青白江區彌牟鎮的加工産業園是重中之重,概算投資700億元,占總投資九成以上。眼下,彌牟鎮內的食用菌産業園等園區的加工能力已初具規模。

规划图上,加工规模和领域还要再扩大——预计到明年底,成凉(成都、凉山)农特産品加工贸易园等将全部建成投用,可实现川粮油、川菜等十大优势特色农産品加工全覆盖。

3

面對激烈競爭

周邊城市成本較低,轉道海運也有優勢

“先发几次货,看看情况再决定。”提及农産品“自贸区”的话题,方义开保守的态度让人意外。4月9日发往乌兹别克斯坦的首趟专列上,最大的发货方就是这位四川华义茶叶有限公司总经理。

方义开态度保守的原因有二:农産品出口专列能否常态化运营还需观察;没有政府补贴前提下,从青白江口岸起运的费用还是比省外口岸高出不少。特别是后者,方义开的感受最为直接:本次他发往乌兹别克斯坦的1200吨茶叶,运费高达240万元,比从西安起运高出一成多。

“發貨量起來了,班次密度和費用問題就會迎刃而解。”農業農村廳相關負責人坦言。

此前,西安出台了對中亞班列的補貼政策,以降低運輸成本、吸引貨流。在此背景下,不少川企大舉北上。

競爭的對手還有水運。統計顯示,去年,在運力緊張、運費大增的背景下,四川仍有不少企業堅定地選擇水運。

“我们卖到乌克兰和波兰的货,全部是水运。”广元农産品外贸商刘健说,伴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川货选择海运的便捷度越来越高。去年他卖到欧洲的核桃,要么先走铁路至广西北海港出海,要么直接在泸州港装箱。

为何选择海运?刘健算了一笔账:铁路运到北海港再发货至乌克兰,每吨运费只有陆路的五成。对于冷链和时间要求不高的农産品而言,水运仍然是第一选择。

一邊是激烈的外部競爭,另一邊則要發愁建設的資金來源。

“700億不是個小數目。”在方案上報前,成都市農業農村局局長張俊國到青白江區考察了一圈,“看看有哪些項目不是必須上的,又有哪些是可以招商引資的。”距離“自貿區”預計建成時間只剩下不到兩年時間,“錢從哪來”,還要“動動腦筋”。

4

放大時效優勢

以鲜活农産品为突破口“聚人气”

盡管有競爭、有難題,但不少企業已經開始行動。

“儲藏室的溫度一律調到10℃,今天采收的量會比較多。”4月1日一大早,在青白江區城廂鎮的廠區內轉了一圈後,楊珺琳在微信群裏分享了當日技術規程。作爲成都豐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技術總監,他很清楚:正在采收的蟹味菇將在4月中旬陸續起運中亞。而低溫采收、預冷,至少能讓鮮菇保存45天不變質。“從成都到中亞只要100多個小時。到歐洲大陸終點站也不過半個月,比走海運快3周。”

准备分一杯羹的还有成都银犁冷藏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在冷库主管童勇看来,农産品“自贸区”在鲜活农産品进出口等领域,将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接下来,成都银犁将会把在青白江区城厢镇的4座冷库扩充至6座,静态库容从眼下的3000余吨增至4000吨以上。

先从鲜活农産品入手、吸引社会主体投资,与农业农村厅、成都市和青白江区当下的思路不谋而合。

“鲜活农産品对运输时间要求比较高,省外的口岸和水运都竞争不过我们。只要我们把冷链等做好,这部分业务就够大了。”青白江区农业农村局局长邱方林介绍,以川果为例,眼下全川年产量已接近1200万吨大关,出口前景十分看好。例如晚熟柑橘、柠檬、红心猕猴桃等具有全球性优势,出口订单只会逐年增加。有了川果助阵,其他特色农産品也会陆续“汇合”。

针对“钱从哪来”问题,成都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成都市、青白江区已经初步拟定了国内外农産品加工、外贸巨头名单,“接下来,就是把他们请过来、引进来。”在前述负责人看来,只要农産品“自贸区”越办越红火,“金凤凰”迟早会在此安家,建设资金来源问题也将迎刃而解。?(记者?王成栋/文?华小峰/图)